记梦(5)

昨夜睡得十分舒服,也难得做了个好梦。
兴许是最近研读史书,接触兵法的缘故,这一次的梦中,我与人秉烛夜话。

吾与一人探讨兵法与历史、人情与世故,互相抒发抱负,沉浸于求知与解惑的微妙境地。
二人互为求知者与解惑者,好不快活。

那人甚是温柔多才又耐心,一一回答着我,任由我躺靠在那人的怀中,并在适当的时候提一些问题。

屋内温暖,烛火摇曳,轻声细语。
渐渐的,倦意涌起。

那人轻笑着,吹灭了蜡烛。感受着那人怀中的温暖,吾便那般睡去。

梦醒,天还未亮,一片漆黑。

刚才的一切,似梦,又非梦。
看着照在墙上斑驳的树影,我心下了然。

躺下,靠上柔软温暖的被子,再次睡去。
一片安详。

再醒,天已然大亮,阳光普照、万里晴空,一片蔚蓝。

评论

热度(1)

©若愚 | Powered by LOFTER